桃红色戒提醒页入口

   从背包里掏出一柄自带防滑的折叠式工兵铲,希尔顺着‘扫描’的图示挖了下去。

   用尸体来作为‘施法材料’,确实是那群喜欢玩尸体的家伙的惯用手法,但现在还不能够确定,毕竟这又不是那些骨头架子的专有技术。

   不过有能力,且也有理由做出这种事情的组织不多,如果这件事真的是某个组织做下的,想要确定范围就太容易了。

   积雪几乎有七呎那么厚,在挖的时候,希尔甚至都已经产生了一些恐惧,如果这种暴风雪出现在了别的地方,说不定这一场天灾就能够覆灭一个国家。

   暴风雪带来的伤亡并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应该是随之而来的‘绝望’和‘恐惧’,突如其来的巨量伤亡会使得人们心中那根本就紧紧绷着的弦断裂,如果有有心人在暗中操控,随后暴动的浪潮便会席卷整个国家,若是使用武力镇压,只会让人们更加恐慌,即便最后镇压了下去,一个国家也完了。

   可惜的是,这种方法对悲风公国没用,这种事情即便是希尔也明白,所以她一边挖的时候,还一边在思考,敌人究竟会用什么样的手段来对付这个国家。

   铿!

   一声脆响唤回了希尔的注意力,让她的双眼重新聚焦在下方。

   为了不破坏尸体,她特意没有使用全力去挖掘,而且这种事情也是熟能生巧,在大陆上行走的冒险者大多都会那么一两招。

   “扫描。”又是一声轻呼,眼前荡过一道魔力波纹,希尔看着镜片上显示的图象,将埋在积雪下的尸体一点点挖了出来。

   这一次被埋在积雪下的尸体是一头獾,具体是什么獾不重要,希尔走上积雪的最上层,将那具尸体捧在手中仔细观察,试图从这具尸体身上找到什么线索。

   这头獾看上去死得时候很安详,也可以说是什么都不知道就死了,身上没有什么明显的伤口,翻动坚硬的皮毛,也只能够在表皮上看到一些旧伤疤。

   白色世界里的清纯美女

   掰开了獾尸的嘴巴,希尔往嘴里看了几眼,搅动早已变得僵硬的舌头……断了。桃红色戒提醒页入口

   她拿起断裂的舌头放在眼前,发现颜色是健康的,至少以看尸体的眼光就是如此。

   没有明显的伤口,也没有中毒,距离死亡的时候也有一段时间了,无法从尸体身上看出是否中了‘负能量法术’。

   被埋在冰雪下至少有三四天,尸体已经完全僵了,而且还脆得很,只要‘稍微’一使劲儿就能掰断。

   视线不断在尸体上徘徊,突然间,希尔耳朵一动,耳机里好像传来了一些杂音。

   这个‘耳机’不仅能够屏蔽某种声音,还能够放大某些动静,如果不是因为造价实在太高的话,也许悲风公国的军人能够凭借着这些装备征服整个大陆。

   这种装备对希尔这种传奇来说并不算多么罕见,实际上有着相似用途的魔法奇物也有很多,只不过能够‘成套’却少得可怜,就她现在身上穿的这一套,说不定能够买下一个‘世袭伯爵’的爵位。

   抬起手指敲了敲口罩的金属外壳,她的呼吸声就融入在了风雪中,将那具尸体丢回雪坑里,收起工兵铲,双手往背包两侧抓去,扯出了两面薄膜,在身前一合,符文在薄膜上悄然浮现,随后她整个人就消失在了原地,就连脚印也跟着消失。

   喀拉!喀拉!

   像是骨骼相撞的声音在耳机内回响,没过多久,一个狼型骨架便从雪幕中缓缓走出。

   尽管那头骨狼眼中飘荡着两朵幽绿色的火焰,可是希尔还是选择屹立在原地不动,她愿意相信瑟琳娜女仆长的技术,也相信自己的实力。

   骨狼站在雪坑旁观察着这里,头骨不时摆动,似乎是想要在这附近找到一些线索……可是脚印到这里就断了。

   操控者应该猜到了有人躲在这附近!

   从看到这头骨狼开始,希尔就认定了这件事不可能是那群骨头架子做的,因为他们的智商还没有那么低。

   驱使一个一看就知道是亡灵生物的东西前来探查现场?如果操控者真的是一个亡灵法师,那么他究竟需要多么弱智才能够做出这等事情?

   法师就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或许他们单纯,也许他们观念老旧、思维固执,可他们智商绝不可能低,他们的智慧能够让他们想通一切关节——会做出这种事情的,肯定不是亡灵法师。

   要说希尔这大半辈子没有和亡灵法师打过交道那是骗人的,她至今已经活了一百年以上,前半生颠沛流离,为了吃上一顿美食,没少花心思。

   在她的认知中,一个亡灵法师不经过任何包装就出现在斯洛·门德斯大陆上,要么是个新手,这样的新手很快就会被剿灭;要么是个想要借用‘亡灵法师’的名号来做事的阴谋家。

   在她看来,现在就是第二种情况。

   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这场天灾背后的组织不是那些骨头架子,可能是别的组织想要利用‘亡灵国度’的名号来做事,误导调查者。

   如果不是她亲自来调查,而是等到暴风雪结束之后,那位女仆长派人来调查的话,这个‘黑锅’或许真的能扣到那些骨头架子脑袋上,但现在是不可能了。

   希尔等待了没多久,那具骨架就自动散落在地,眼中的魂火也渐渐暗淡。

   可是她知道,这不能够代表什么,或许隐藏在暗中的人还在用另一种手段观察这里。

   不过,现在这些东西对她没用!

   蔑笑一声,声音被口罩所覆盖,希尔迈开脚步向前走去,可是脚步却没有出现在厚实的积雪上。

   现在的她好似存在于另一个世界,与这个世界无法产生任何联系,但她自己也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身上的这套装备。

   她已经快要爱上这套装备了,简直就是为‘侦查者’量身定制的,哪怕什么魔法知识都不懂,也能够轻易使用,还能够随意调整尺寸,即便是‘德鲁伊变身’也能够轻松使用。

   她继续向着东方进发,虽然还不确定幕后黑手是否就在前方,也许这里只是一个用来掩人耳目的伪装,但至少也算得上是一个线索了。

   …………

   “感谢领主大人,感谢领主大人!”

   接收到赈灾物资的人们内心是无比激动的,他们难以用言语去表述自己的感激,就只能够一个劲儿地说着这句话。

   塞万提斯对他们点了点头,盘旋在空中双翼猛地一挥,飞向了天际。

   他已经忙到连话都没时间说了,幸运的是公国的领土并不算大,村庄也不算太多,还有银龙氏族的帮助,再过上一段时间,他大概就能够前往公国与库尔特王国的边境地带查探一番。

   在目送着黑龙远离之后,人们又躲进了屋中。

   他们相信自己一定能够度过这个寒冷的冬日,就好像前几年一样!

   自从如今的领主大人带着女仆长大人来到这里,并且统治了这里,他们的生活水平就在不断提升。

   以往在这样的冬天,他们只能够向神明祈祷,可是现如今,他们不需要向神明祈祷,他们唯一要做的,就是感谢那位黑龙大公和女仆长大人!

   “感谢,感谢领主大人,感谢女仆长大人……”

头像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