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快猫蓝奏云

   ♂? ,,

   ..,最快更新古玩大亨最新章节!

   见到薛晨表达了对这件青花瓷的肯定,褚凤龙点头轻笑:“薛先生,今天我来,就是想要和做交易的,打算将这个瓶子卖给。”

   薛晨的视线依旧放在那个棒槌瓶上面,听到褚凤龙说要将这个康熙官窑的精品青花瓷卖给自己,脸上的神情依旧很平静,也什么都没有说。

   可是就连王东都露出了惊疑的神情看了两眼褚凤龙,心里也嘀咕了两句:“卖?”他有这个反应才是正常的,这么一件精品的康熙官窑青花瓷棒槌瓶,就是找遍国也不会有太多,都不一定超过十件!

   如此珍惜的宝贝很少有人肯往外卖的,卖出去容易,可是想要买可难了,就算真有人资金出现了问题,想要将其出手,那也不可能随便找一家路边的古玩店,肯定是要去国际上一流的拍卖行的。

   那些大型拍卖行可以提前半年以上帮着做宣传,让海内外的无数大收藏家都知道这个消息,在拍卖当天掀起一场“血雨腥风”,想要杀出一条血路拿到这个棒槌瓶,没有三千万人民币,根本是不可能的。

   “薛先生,是聪明人,而我们需要聪明人,大家联合起来可以得到的更多,如果肯答应,这件瓶子,一千万卖给,而这是邀请薛先生的请柬而已,以后还会有更多合作的机会,比如说,盛世古玩店在国范围内已经有了超过二十家的连锁店,在各大超级和一二线城市内都有,也可以帮助名下的卓越古玩店在三年时间之内,也达到这个水平。”

   褚凤龙双眼凝视着薛晨,说着能够拿出的一些条件。

   “当然,好处远远不止这一点,从我们对薛先生的了解,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但还局限在海城,在云州省,本应该可以有更大的作为的。

   薛晨低着头依旧把玩着那件棒槌瓶。

   而王东听到对方的报价则是眼皮挑了一下,一千万,尼玛,这就是大白菜价啊,毫无疑问,买下来一转手就是至少两千万的利润,而停在门口的他的“小媳妇”也才五百万而已,可以换来四个。

   冬日清新软萌小女生可爱逛超市图片有点甜

   他瞧了一眼薛晨,见到薛晨没有张口,他也就没有胡乱的插嘴。

   而毛丰凯和王东的心思差不多,甚至可以说是非常非常的嫉妒啊,如此珍宝,他又怎么不想要得到,可是也只能在一旁看一看,他没有资格得到,今天他只是一个跑腿的,拎东西的,在褚先生的面前他可不敢造次。

   他对于褚先生的身份有些了解,但是又不是完的了解,只知道褚先生是他爸爸的朋友,也是同一个组织内的人,也正是因为他的爸爸,他才有机会在海城市的盛世古玩分店担任经理一职。

   他隐隐的知道爸爸和褚先生的组织的性质,但是又不完清楚,只是有一个模糊朦胧的概念,他也问过自己的父亲,但没有得到具体的答案。

   现在他也已经看明白了,褚先生是想要邀请薛晨加入那个组织,可是似乎薛晨不是很愿意,于是拿出了这个棒槌瓶作为敲门砖当做条件之一。

   一瞬间,他的心里很嫉妒,也很不平衡,凭什么这个薛晨得到如此的待遇?可是这些话只能放在心里,不敢当面说出来。

   褚凤龙看到薛晨一直没说话,在看着那个瓶子,意识到薛晨是很喜欢这个瓶子,笑着说到:“薛先生,很喜欢它?”

   薛晨不加掩饰的点点头,轻舒了一口气:“是啊,我是很喜欢,所以,趁它还在眼前,多看一看,摸一摸,否则一会儿就应该被拿走了。”

   说完,他将瓶子放回在了褚凤龙的面前,表达的意思也很清楚了,东西我很喜欢,可是想要作为交换的条件让我加入们的组织,那是不会答应的。

   见到薛晨拒绝了,褚凤龙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薛先生,我很不理解,为什么不肯答应,心中是否有什么顾虑?我想就算是有,也是因为对我们不了解,如果知道它是多么庞大的一颗树,就会明白,站在这棵树下的好处,远远不是所能想象得到的,也许现在的确有所成就,但是就满足了吗?”

   薛晨默然不语。

   “这张纸上面写着五个名字,都是云州省内的人,也都是我们的人,而这仅仅是云州省范围内的一部分,更是国,甚至是世界范围内非常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我想看了后,就应该明白我说的话没有一点夸张和吹嘘。”

   褚凤龙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片,拍在了桌子上,推到了薛晨的面前。

   可是薛晨根本没有看,直接就推了回去,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云淡风轻的说到:“多谢褚先生看的气,可是我这个人属于胸无大志的人,小富则安,对现在的生活也很满意,没有想过有更多更大的作为,所以,我只能再次说声抱歉,让褚先生失望了。”

   扫了一眼被薛晨推回来的纸片,褚凤龙伸手拿了起来,也沉默了一阵:“我了解到,薛先生和国安部的伍岳有过交情,而且似乎伍岳这两日也来到了海城市,让我猜一猜,他是不是来找过,也和说过许多危言耸听的话来劝阻?”

   薛晨没有做隐瞒,也没有那个必要:“伍主任的确和我说了一些关于们的话,但谈不上危言耸听,我也一向不是一个胆子很小的人,做出的决定也轻易不会受到其他人的影响。”

   褚凤龙也看出来了,今天的谈话有没有什么效果,想要说动这个年轻人还真是不容易啊,于是没有在多费口舌,站起了身,点头说道:“薛先生,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一旁毛丰凯立刻将青花瓷棒槌瓶装了起来,跟上了往外走的褚凤龙。

   看到二人走了,王东凑上来往外看了看,又挠了挠头,转头看着身边的薛晨吗,欲言又止,有点明白,但是又有点糊涂的样子。

   “呵,我还以为会问我,为什么不留下那个瓶子。”薛晨看了眼王东,轻笑一声。

   王东嘿然道:”我又不是傻子,有一句话说的好,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那么一个珍贵的青花瓷,人家凭什么一千万卖啊,肯定是有所求啊,而且求的还不小,只要拎不清的才会脑袋一热不管不顾的答应下来,虽然我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可也感觉到,这些人来路有点不正常,尤其是那个姓褚的,给我的感觉很不好,不愿意和他多说话。”

   “嗯,说的很对,我也很喜欢那个瓶子,可是真的不能随便接受啊。”他一直都想收藏一件清三代的精品官窑青花瓷,而刚才的那尊棒槌瓶显然就是,如果对方三千万卖,他一定买下来,可对方要价一千万,他反倒不能接受。

   另一边,褚凤龙和毛丰凯没走出多远,钻进了迈巴赫,毛丰凯小心的捧着盒子坐在副驾驶位上,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褚先生,见到脸色不是很好,于是不忿的说到:“褚先生,这个姓薛的实在是不识抬举,既然如此,有何必理会他,他算个什么东西,少了他地球还不转了?”

   听了毛丰凯的这些话,褚凤龙本来平静的脸庞突然沉了一下,十分不客气的呵斥道:“闭嘴!懂什么!我做什么事,轮得到置喙?”

   毛丰凯的本意是骂薛晨两句,让褚先生撒撒气,没想到自己这一巴掌拍到了马蹄子上,没有捞到好处,反而还热了一身的骚,被臭骂了,一时间神情尴尬无比,但又不敢多说什么。

   褚凤龙心里的确有点生气,没有想到这个薛晨这么难以搞定,一连两次,都没有成效,而且偏偏他感觉到自己的能力似乎在这个年轻人的身上没有发挥出一点的效果,这是最让他心惊的。

   他对自己的能力非常的有自信,任何人和他发生两次长时间的交谈,完可以改变对方的一些观念,可是在薛晨的身上彻底的失效了。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对薛晨也更加的看中,新版快猫蓝奏云没有打算轻易的放弃,一定要努力的争取过来。

   而毛丰凯在他眼里算什么?一个屁都算不上,就算是其父亲,在他眼里也算不了什么,虽然有点特殊的能力,可是也无关轻重,他心情本就不是很好,这不是自己送上门来,让他发泄火气?

   “该怎么办呢?”

   出凤撵背靠着舒适的真皮座椅,脑袋里在飞快的思考着,怎么才能将这个姓薛的年轻人争取过来,成为组织里的一员呢,特异人士实在是太稀缺了,更何况表现的如此耀眼的年轻人,更是不可或缺,无论如何都要进最大努力拉拢过来,如此,才能保持组织长盛不衰。

   毛丰凯心想刚刚惹恼了褚先生,得赶紧补救一下,于是说:“褚先生,既然古董和钱不行,那是不是可以换一个方向,比如……女人?”

   褚凤龙毫不客气的回了一句:“愚蠢!”

   看清爽的书就到 ..

头像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