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宝福app下载安装

   定逸师太瞧着吴天赠与仪琳的秘籍,脸色极是凝重,她将作出决定,现在仪琳并未深通佛法和佛学,修为尚浅。修炼玄女经却能成,可玄女经上面的武学是道学,但是功法上面的论述可谓是另开先河,极其适合女性修炼。

   就是她这样的神尼也生出修炼玄女经的想法,实在是对上面的妙法入迷不已。她看得出来,这是一本出自上古时期的古武学,修炼之法极其严苛,身体必须是九阴之体,恰恰仪琳的身体就是九阴之体,极其特殊,吴天一眼就瞧出仪琳的体质,这让定逸师太极其惊骇,显然吴天对道学也极其精通。

   定逸师太越看越凝重,为方才的话感到后悔,她要是答应了,只怕道门又将出一个奇女子。她是佛门中人,道门与佛门中的事情,到她这个层次的人,已知道里面的弯弯道道。

   莆田少林被吴天灭掉,显然吴天为道门做的,并非是少林追杀他而愤怒灭门。不过吴天却未自己是道门中人,但吴天对佛门极其敌视着实让定逸师太担心。

   道门与佛门的争斗,最惨烈的时候可以追溯到五胡乱华时期,佛门更是依附于五胡强行推行下去,道门只能在南方推行。这一场民族之间的争斗,打得很惨烈,持续时间最长,也最为黑暗,差不多三百多年的时间,直至大隋立国,推行佛教,压制了道门,可道门的底蕴同样深厚,大隋两代,遂又联合世家门阀颠覆了大隋,从而使得道门大兴,直至武则天时代,为了统治,又打压道门,扶持佛门,可佛门不事生产,阻碍了社会发展,又果决地下了屠佛令,把庙宇中的和尚纷纷解散,回归社会。

   宋朝时期,道门和佛门同样激烈,但是道门仍旧是压制佛门,只是元朝建立,宋朝覆灭,佛门再次兴起,方有天下武功出少林的嚣张和蛮横。大明建国,朱元璋意识到佛门的危害,登时扶持道门,遂把武当扶持起来与佛门对垒,方有当下北方有少林,南方有武当两大超级门派。

   不戒和尚虽然感激定逸师太把他女儿抚养长大,可不戒和尚可不是要女儿真正的出家,尼姑在他眼里,照样要成家生女育女。他虽然是佛门之徒,可他心中并无多大佛心,也理解不了,管他道门还是佛门,反正对女儿有利的就学。

   只听不戒和尚道:“师太,这可是关乎我女儿日后的前程,以吴公子的武学成就,拿出来的武学,那是我家琳儿的福气,谁要是阻挡了,那我宁可带着女儿回家,也不会让人阻止她修习,玄女经上面的武学,你也见识到了,那神妙无比的功法和武学理论,着实是为女人专门打造的一门奇学。仪琳在你恒山可是没有多大成就,到现在还是个没有多大点武功的丫头,太丢人了,整天只会传授她一些无用的东西,那些东西又不能当饭吃,你一点没有我师傅痛快,他明知道我是杀猪的,可他就是传授了,多痛快的事情。怎么到你这里就变的这般难了?”

   定逸师太苦笑道:“不戒大师,只是仪琳是贫尼门下最有佛性的一个,要是舍得,我会这样在乎么?”

   言罢,定逸师太又凝视不戒和尚,道:“你不要告诉贫尼,你不知道吴天打的什么主意。一旦修炼了玄女经,那仪琳身上的佛性将渐渐地消退,将成为道门中人,你觉得贫尼”

   不戒和尚冷哼一声,在这事上,他可不会相让的,何况他还想把女儿嫁给吴天,天下也只有吴天才能照顾女儿的周。他不是傻子,眼下江湖看似平静无比,实则已开始在孕育更大的风暴。一旦寻觅到仪琳的娘,他就要带着仪琳一家子紧跟在吴天身后,只有这样他们一家才能安然无恙。他看似大大咧咧的,可他粗中有细,岂会瞧不出定逸师太心中的犹豫是为了什么?

   定逸师太寸步不让道:“不行,你既然知道了仪琳的体质,那贫尼也不得不吐露实情了,仪琳不是没有更好的功法,只是仪琳现在佛法还不够深厚,害怕修炼门中绝学而误入歧途。”

   清新性感

   不戒和尚不高兴道:“我女儿的事情,我这个做爹的自会为她做主,这次我倒要看看你们的掌门到底怎么选择,要是阻拦了,我直接去找吴天,我不相信我女儿这样如花似玉的一个大美人他会不喜欢。”

   定逸师太脸色一沉,阴沉道:“你在威胁我?”

   不戒和尚道:“威胁你,当年你我可是好的,我十年后回来接她回家,可你们倒好,竟要我女儿出家。何况我妻子也是尼姑,也不见我妻子有什么地方得罪佛祖,我是个酒肉和尚,也不见我师傅我对佛祖不敬,师傅曾言:心中有佛,那我做什么都可以。”

   定逸师太被不戒和尚如此好不给情面的批了一通,登时来气,冷笑道:“我就是不同意,我是她师傅,我做主?”

   不戒和尚大笑道:“笑死人了,仪琳又不是我和你生的,你能做什么主,我是她爹,她就该听我的。你要是敢拿我女儿为佛门牺牲,那我就跟你们恒山干上了。何况恒山也离死不远了,左冷禅已动手了,你们就等着死罢,大不了我贴身保护女儿,等恒山的人死绝了,也就没有人威胁我女儿了。就是没有灭,我也可以去找吴天,我直接做主许配给他,我倒要看看恒山有没有这个骨气和硬气,敢与吴天做对。少林那般强大的实力,吴天照样灭了莆田,不见少林现在出来放个屁。”

   言罢,不戒和尚当即拉着仪琳就走,不管仪琳愿不愿意,只听不戒和尚道:“乖女儿,听爹的,现在我们一边修炼玄女经一边找你娘,你娘的武功不比爹的差,有爹和娘,我看谁敢欺负你。”

   定逸师太刚要上前去追,只见十锭黄金飞来,远远传来不戒和尚的声音:“师太,这是我家琳儿在恒山的生活费,整天粗茶淡饭,也花不了几个大子儿。剩下的就给你当作报酬罢”

   定逸师太忽然宣了一声佛号,她虽然脾气暴躁,可在法理上的确站不住脚,除非仪琳的父母均已故去,不然的话,恒山再强势也不敢强行逼着仪琳削发为尼,真正的遁入佛门,守着青灯古佛。

   刘府后院,刘菁和岳灵珊瞪着吴天,只听宁中则劝慰道:“你这也太坏了,掐着定逸师太的死穴,明知道嵩山已生出灭恒山的心思,为何要刺激不戒和尚与恒山撕破脸皮,不能迂回委婉些么?”

   吴天冷笑道:“恒山这群尼姑虽然没有干坏事,可也是自扫门前雪,所谓的除魔卫道,不过是罢了。整个江湖已经没有什么江湖道义可言了,就是恒山也在慢慢地变质变味。”

   宁中则当然知道玄女经的神妙,实则还有更加核心的心法没有透露出去,三女现在修炼的就是玄女经,与吴天现在修炼的武功相辅相成,没有吴天的内气引导,仪琳也修练不成玄女经,第一到三层倒是轻而易举地修炼过去,成为江湖中的一流高手,可后面的四层到第九层,若无吴天的内气引导,根本突破不了,这个陷阱实在太深了,就连定逸师太和不戒和尚都无法辨别出来,她们要是没有修炼这套武功,也瞧不出丝毫端倪。

   不过宁中则对定逸师太也有了更深的认识,尤其在道门和佛门上面,可是非常坚决的守护着佛门教义,抗拒道门教义。这个时候,定逸师太才露出了獠牙来。

   宁中则惊叹道:“你应该偷偷告诉了不戒和尚好多事情罢,不然以不戒和尚的眼力,是瞧不出其中内幕的。”

   吴天嘿嘿一笑,道:“那是,在不戒和尚离开前,我已偷偷给了他一封信,解释了道门和佛门关系,若定逸师太不同意,直接带着仪琳离开,我还告诉他,仪琳我吃定了。”

   刘菁和岳灵珊惊愕地看着吴天,不解道:“不戒和尚没生气?”

   吴天得意道:“这你们不了解不戒和尚,你知道不戒和尚为何是和尚么?来有趣,不戒和尚曾经是个屠夫,因见到仪琳的娘是个尼姑,而他又喜欢的紧,为了追求这个尼姑,所以他就出家做和尚了,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真成功了,夫妻俩都是那种奇葩的人,只是仪琳的娘爱吃醋,不戒和尚多看了一个过路女人一眼,所以才离家出走,这让不戒和尚不得不把女儿寄养在恒山,自己却出去寻觅。在不戒和尚眼里,谁要是敢不让她女儿嫁人,那就是他的敌人,不要是定逸了,就是他师傅,只怕他也照打不误。”

   岳灵珊叹道:“所以你挑拨离间成功了,这样一来,你也不欠恒山什么人情,到时候恒山的人死干净了,与你也没有半毛钱关系。”

   吴天赞叹道:“珊儿,你是越来越聪明了,我就是这样想的,谁都想来占我便宜,真把我当作吃斋念佛的秃子。我可不想受制于人,美人我所欲也,自由我所欲也。”***性宝福app下载安装

头像

About the author